湖南车友的故事
--赛道圆梦


作者:速影
 晓美
 

第一话

    自从迷上公路赛车以来,就常常幻想有朝一日能亲临赛场,成为一名真正的车手。

    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,参加一场正式的摩托车比赛几乎就是我的人生一大梦想。大约8年前,我买了一辆幸福125,那时候,有这车就已经幸福得不得了了,什么250可是想都不敢想。幸福了一年,偶然骑了一下朋友的铃木GS125,妈的,居然有5个挡,那个顺、那个稳让我开始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幸福了,当天,我就以补5000元差价换回那辆昵称铃木王的家伙。自我感觉良

好的称王了不久,一辆呀吗(编者按:可能是Yama的意思吧)FZR250RR出现在我的面前,靠!6个挡!排量翻倍!我神魂颠倒的卖掉老王,买了第一辆路赛。从FZRCBRNSRRVF,我又经历了几次幸福升级,终于明白,玩路赛,只有上赛道才能极致感受到它的无穷魅力。
    赛车不可否认是项危险运动,要得到家人的认可对我来说真是个不可能的事情,就这样一次

次的,我和梦想擦肩而过。27岁了,不小也不老,常常自问是否对这项爱好的热情还不够高,玩了那么久还没了却参赛的心愿,也常常自问是否还要继续让家人担心来玩这个危险的游戏~~~~~~~
    前不久,卖掉RVF,换了个CRM,对家人说是这个跑不快,安全,其实我的真实想法是为换操控难度更高的SUPERBIKE过渡一下,练练技术。
    就在这时候,一个让我兴奋的消息传来,湖南首届公路赛即将举办!
    兴奋的是又一个机会摆在眼前,郁闷的是家人的反对,而且没车跑,没皮衣,没战靴,没磨包~~~~~~
    没装备可以买,但要说服家人我没报希望,唉,看来又黄了~~~~~~
    直到比赛前几天,随意地跟女友说起这次赛事,没想到竟得到许可,并答应掩护我撒谎!我我我我我~~~~~~~~~冬!冬!冬!小生非姑娘不娶!
    第一件事就是要买战车,此次赛事的场地路窄弯多,最合适的莫过于二冲250,打电话给广东的阿权,嘿!他那辆屁三绝对是最快的!
    “喂!大偈权啊,我黄河,你那3仔给我什么价啊?”
    “哦,那车有人要了,也是去湖南比赛的```````
    “啊!那么巧!?”
    后来才知道,原来这车连同阿权和一位广州车手一并被车队请走啦,哇噻,有实力!有宗申的风格!干嘛不请罗斯呀?
    怎么办?这几天时间又找不到车!郁闷!郁闷!
    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,买我RVF的朋友说:“要不嫌弃,就用阿威吧~~~~”感动!
    长沙的朋友也打电话说:“黄河你在我们心目中可是湖南车坛泰斗啊,不来大家会很失望的!你是怕跑不赢吗?那怕你跑最后我们也支持你!”受宠若惊+强烈的感动!
   
去!不然对不起通情达理的女友,对不起支持我的车友,更对不起自己!拿不到名次没关系,参与才是最重要的。

第二话

    即将出发的时候,那快我一步买走PGM-的车队打来电话希望我加入他们,并说“稳定压倒一切`````郴州同时出现两帮人会让别人笑话````````
    诚然,一个团结的整体固然会有更强的战斗力,但我是个不喜欢拘束的人,也不喜欢宗申的风格,搞过车队的人应该都有体会:太累,精神上的。玩车本是个简单快乐的事情,如果不开心,我宁愿没有赞助,没有装备,没有后勤,没有啦啦队,没有``````
    711日清早,偷偷的把仅有的装备:头盔、甲克、手套和一副48元买来的滑板护具放进赛欧后备箱,对爸妈说去县城,接上三位好友,开上了通往长沙的高速公路。
    两个多小时后,到了湘潭,热情的吉米FLY和两个车友早已恭候多时,老熟人了,不用多说,一同继续前往。
    进了长沙,见到了那位把我捧成“泰斗”让我感动至极的车友橘子先生,(这是个非常可爱的车友,等会说给大家听)一行人径直去了省委招待所吃午饭,没有大鱼大肉,但吃的很香,那盘据说毛主席都爱吃的辣椒炒肉特受欢迎。
    吃过饭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火车站提车,说到托运有个花絮,都WTO了,中铁快运竟还有个这么蠢的规定:摩托车托运按排量计重量,125cc125公斤,400cc400公斤,这帮不开窍的傻蛋,大家可千万不要把金翼开到中铁快运去!
    车提出来了,我的心早已飞到赛场,但要等长沙几个车友同去,于是去了橘子先生的车行,哇!全是PGM-V2,车况以下场来说就较勉强,但每个车主都充满了强烈的求战欲望,角落里还坐着一位浑身是伤的车友,壮志未酬地用拳头砸着墙壁:“妈的!·#我来了!长沙植物圆赛道!”
    把简单的装备往场边一扔,准备试车,不远处的几间维修间就驻扎着我们郴州的黑蚂蚁车队,又是帐篷,又是旗帜,还有一群所谓的赛车女郎,好不热闹。
    这是一个卡丁车赛场,全长约1.2公里,几乎全是弯道,最长的大直道仅百米左右,路面一般,看的出有几年没铺过了,恩,还不错,一个讲究技术的赛道,而且应该很安全。
戴上头盔、手套,穿着一件朋友借的透风网眼甲克,膝盖绑上一塑料护具,还有牛仔裤,运动鞋,整一个土八路,上!
    这赛道我来过一次,但只跑过几圈,并不熟悉,要想出成绩,最基本的就是熟悉赛道。熟悉它的每一个弯,每一寸路面状况,并要找出每一个弯角的弯心点,且根据弯心点结合速度再找出入弯点,我没有教练,也没有过赛场经验,只能凭以前听到和看到的知识一圈又一圈的练习、琢磨。
   
十多圈下来,近40度的高温让我汗如雨下,而可怜的V4也被我折磨的脱水,想想看,这路只能用到3挡!是他跑的地方吗?!阿威的主人王剑什么也没说,只是默默地为它补足水箱缺失的水```````委屈你了!阿威!谢谢你!我的兄弟王剑!
    休息片刻,再上,慢慢我已找到一点感觉,当我的磨包能接触到路面的时候,心中充满了自豪,觉得自己终于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车手!然而我知道,最快的过弯并非因你磨到包而证明,我们是为了过弯而磨磨包,不是为了磨磨包而过弯,那仅是个视觉上的冲击罢了。
    但磨到磨包给了我很大信心,我的圈速越来越快,线位也越来越准确,爽!虽然圈速105距别人P4101还有较大差距,也欣然了。
    休息,来看看前面说的那位可爱的橘子先生,这是个超热情的摩托车爱好者,据说当过和尚,瘦瘦的,小胡子,开CB-1,车胎已磨到线层,后避震油已漏完,瞧!他上了!哈着背,手臂向两边张着,那架势象极了珠海的占姆士,过弯的时候尾避震上下晃荡,让大家既感到滑稽又为他担心,晃了几个弯,终于出状况了:只见他尾轮一甩,整个车剧烈扭动,眼看要高摔,他的半边身体已被甩到一边,一个脚拖在地上,我们好样的橘子一个手抓着车把,一个脚勾在车身上,试图重新爬回车上去,最终,特技录象上的一幕还是没上演,他摔进了草地,不过这已赢得了满堂喝彩,大家还给了他和CB-1一个有趣的外号:“弹弓骑弹簧”。
半天的试车使我大有收获,明天还可以试一天,我知道要在这短短两天内取得好成绩对于我这种“土八路”很困难,但我一定会尽力,发挥出自己的最好成绩就是成功。

第三话

    第二天早上7点,躺在宾馆舒适的床上却丝毫没有赖床的意思,我必须抓紧时间练车,一骨碌爬起来,直奔赛车场。
    呵,今天的赛场人气明显旺了,有几路人马在试车,我正打算上,一眼瞟见墙角靠着架CR125,成色还不错。试着攀爬上去,靠!比我那CRM250还高,正比划着,车主安别过来了:“试一下?”说试就试!我要玩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起头,加把油,前轮只是小跳了一下,不是吧,专业车那么菜?!再来!一把狠油下去————啊!容不得我反应,只看到一片蔚蓝的天空,车道转着从跨下向前飞走,我重重摔在地上,手臂、膝盖挂彩,唉!失败!失败中得失败!安别跑过来调侃:“你是今天早上第三个一世英名毁在它手上的!”
闲话少说,继续试我的车,今天高手都出现了,长沙三湘车队的彭冲,坐驾PGM-,真是名副其实的“冲”,一看就知道是个飞街高手,过弯顺滑,直道凶狠,但没有用膝的习惯,整场都是紧紧的夹着油箱跑,另一位就是拿CR“害”我的“安别”了,风格也一样,勇猛有余,技术不足,最耀眼的当然就是“黑蚂蚁”的外来车手王建新了,到底是拿过东莞宏图冠军的,一句话:就跟你们电视上看的那么专业。
   
有高手在,我也受益非浅,仔细观察阿新的线位,并跟着他跑,但还是有些力不从心,可能和车也有关系,RVF的弯没得说,但直路尾收车距离比34长,更烦的是出弯速度慢了很多,这样使得我不可能完全套用他们的入弯点和线位,只能继续自己摸索。
   
又一天的练习,感觉有点进步,但圈速只提高了可怜的1秒。唉,要是我的PGM-没卖就好了,要是再多点时间练习就好了``````都是废话了,第一次下场,能安全跑完就够了,我这样安慰自己。

第四话

    713日,我玩车历程的一个重要日子,终于了却了多年的心愿——参加了湖南首届公路摩托车赛。
    尽管只是一次小型的,不算很正规的比赛,却足以让我自豪。
    尽管没能站上领奖台,却还是给自己留下一段美好回忆。
    当绿旗挥下,压住起飞的车头,让战马咆哮着弹出的时候,我热血沸腾!
    当一个个弯角迎面扑来的时候,我全神贯注、目光坚毅!
    当我在发夹弯逼近前面PGM-并在弯中闪出一个超越空间的时候,我兴奋至极,并跃跃欲试!
    然而就算我油门全开,也只能眼睁睁看着PGM-加速夺回下个弯位,沮丧!郁闷!
    强求是没用的,勉强只会有更糟的结果,我只有求稳,力图安全跑完全程。
    身后传来王建新那劲改PGM-的声音,要被套圈了!那一刻心里涌上一丝丢人的感觉。
跟他博一下!尽管我的技术和车都没他好,至少展示一下斗志吧?!但脑海里又想起国际赛车的规定,被套圈的车必须要让!犹豫中,已被干净利落的超越,漂亮!佩服!
    走神是赛车大忌,惭愧的同时我错过一个入弯点,坏了!要进草地了!我控制住有些慌乱的心情,把车压底到极限,柔和给油,好在错误不大,车在出弯回正的时候正好跑在了路面与草地之间的水泥缓冲坎上。
    最后几圈,战马RVF已战至虚脱,水表针直指红区,我想到了它的主人我的好兄弟王剑,我希望他能完整地牵回他的爱驹。大局已定,此时的我无心恋战,换上5挡,轻快地继续最后的赛程。最后一个高速弯上大直道,我看到黑白格旗在挥动,迎接我的是胜利,至少是我自己的胜利!
    望着领奖台上的车手开心地喷着香槟,说不妒忌是假的,但我打心里面还是为他们高兴,嘿大家能够安全又尽兴享受到这项运动就够了,对于我来说,名次,真的不那么重要。
    这,就是我圆梦的过程,希望与大家好梦共享,并祝所有热爱赛车运动的朋友好梦成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