残春逢雨游古村


    2006年6月26日

  连续不停的滂沱大雨,折腾了华南地区近一个月。终于等到难得的一天开始放晴,迫不及待便要四处去释放沉郁已久的胸怀。

  佛山市顺德区杏坛镇,有条叫做逢简的小村。在我们这样人人都向往万元户的乡下地方,本来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古迹,偏偏就是这个只有一条大街几条小巷的村子,却也因着有些微的历史而闯出了一点名堂。

  逢简村近古经济繁荣,早在西汉,逢简人已达到相当高的农耕文明程度。南宋以后,更是这中原移民的避战居住地,清朝中叶以后,逢简因水路交通发达和养蚕丝织业的兴盛而逐渐繁荣。在某种程度上,竟然与大名鼎鼎的周庄不相伯仲,也如此的相似。小小村落也曾出了不少进士、举人,曾有一家8个秀才3个翰林,出了不少当大官发大才的人。同时,古时的逢简人也不忘回家乡盖祖屋修桥修祠堂,在高峰期,这条逢简村曾有37条桥梁、33个排坊、78间祠堂、32座庙宇。

  可能脑子里总是对那些名山大川、异国风情心怀向往,生活在同一区域附近的我,反而从来没到过此地,每次都只是从离开村口远远的国道边上匆匆而过,忽略了身旁这个尚未被经济发展而破坏了原貌的地方。

  逢简村四面水道环绕,依河成街,且可泛舟来往。颇有元曲大家马致远笔下“小桥流水人家”那种既古朴又沧桑的感觉。闲闲散散地驱车在大石铺垫的路面上,又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油门与档位,深恐排气管的声音惊醒了村落中的宁静。小村子内保留了很多古建筑、古桥梁、老树,但大部分都充满着岁月侵蚀的痕迹。漫步其中,人在不经意中品尝着古今之变迁,城乡之变换。一些院子里栽了零星的果树,再加上偶然传来几下雀鸟与虫鸣,让村子更添了世外桃园的味道。

  部分仍完整地被保留下来的古桥是逢简古文化的代表作。有两条桥听说好象是宋朝逢简人李修仕所建,是当今村子内最有名的古桥。凭栏静思,不由得慨叹人在奇妙无比的大自然与社会变迁中之渺小,或许只能够随波逐流,依靠一点一滴的积累去改变,去适应。

  正欲起锚回航,忽来一阵暴雨将思绪打得乱七八糟。本以为是炎夏的降临,岂料原来却仍是不欲归去的晚春。惟既来之则安之,任那春去秋来,点火进档加油放离合,继续上我的路。